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318|回复: 2

如诗往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6-5 19:49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如诗往事
          戚佳佳
    我常常喜欢反复的去听一首吉他曲《倩影》。这首吉他曲,演绎的纯净清澈,就像家乡的那条小河,潺潺的河水静静的流向远方。我矗立在小河旁,把一颗躁动的心轻轻的放在水波上,任河水柔柔的抚摸,轻轻的荡涤。人世中的起起落落,反反复复,只是过眼云烟而已。

   此时此刻,我会情不自禁的想起童年,想起故乡。想起黄昏里,从草屋的上空袅袅升起的炊烟。夕阳里,暮色中,乡间的小路上是一阵又一阵劳作了一天的归人。他们说笑着,逗乐着,打着嘴仗,完全忘记了这一天的辛劳。在他们的上空是翩翩起舞的蜻蜓,还有远空中归巢的燕雀。我就夹杂在这堆人中,跑前跑后的,对于回家,对于闲下来的夜充满了喜欢和期待。

   晚上或许会有一集叫《霍元甲》的电视连续剧正在我的期盼里,为了知道一代宗师霍元甲,他人生的最后的结局会停在哪一个港湾。我早早的就挤在一个人堆里,两眼放光的对着电视屏幕,喜滋滋的看着电视里活蹦乱跳的人。心满意足的由着时光静然而过。晚上,也或许会有一场露天电影正在某一个空地上扯起一块米白的布景,姐姐挎着小板凳,我屁颠屁颠的一路小跑着跟在后面。我知道姐姐她其实也不想带一个跟屁虫或者说电灯泡,可我就那么一脚紧跟一脚的追着姐姐,生怕被落下。在我们的周围是三个一群,五个一伙,兴冲冲的朝前狂奔着的人群。等到电影开场,姐的身边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人来,他坐在姐的旁边,常常会伏在姐的耳旁私语,我在姐的另一侧,看到姐笑的一个肩膀忽颤忽颤的。我就不由得斜眼看他们,心想,回家若是妈妈问及看电影的情况,我定要把这一节加上。谁让姐不拿豆包当干粮的。

   我本就是一只被散养的家禽。邻居家有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小姑,我们经常溜到河堤上,寻找传说中的歪歪。躺在河岸边的歪歪,一般都是出来透气或者贪玩的歪歪,它们静静的躺在清澈的可见底的河岸边,一张一合的。在歪歪的旁边还有一些圆滚滚的螺蛳,只有一个手指头那么小,它们就那样躺在河边,不声不响的。我们从河边溜一段,小手里已塞满了歪歪和螺蛳。我把它们攥在手心,就像攥住了宝贝。

     在河里淘的累了,我们就去岸上的草丛里躺着,河里是流动的白帆,天上是纯白的云彩。有几只花蝴蝶从我们的眼前悠闲的飞过,我们从小草的身上一跃而起,去追那几只路过的蝴蝶。我们在小草的身上一窜一跳的,随着蝴蝶一起一落,我们也跟着一起一落。蝴蝶就像是有意逗我们玩的,每次都在即将触到它们花衣服的时候,它们又呼呼的从我们的指缝间来了个迂回,飞向了另一束野菊花上。

   有时,我也会在脑海里出现这样的一个画面,在那条土疙瘩路上,父亲手中牵着牛绳,父亲不习惯骑在牛背上。他喜欢就那样牵着那头老水牛,慢悠悠的走在那条路上。那时,水牛就像是父亲的伙计。马路两旁是参天的柏杨树,有几棵柏杨就是父亲亲手栽下的。每次父亲走在这条路上,都不舍得匆匆的走过。他慢悠悠的,和老水牛一前一后,哼着那没有歌词的黄梅调,看一看自己栽的树。一阵清风吹来,柏杨树发出沙沙的笑声,仿佛是在给父亲伴奏。这时,父亲或许会遇到一个发小,他就会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廉价的香烟,递一只过去。两人就一边走一边唠嗑。身后的老牛,悠闲的甩着尾巴,成了听众。几只牛蝇在牛尾巴摇动的空隙里嗡嗡的飞来飞去。

    那时的记忆总是简单而又干净,就如同那时的天空,透明的仿佛一面镜子。我把记忆拉进池塘,那里是一池幽香的素莲;我把记忆刻在柳梢头,那里有一管柳笛婉转的合音;我对着远山充满了假想,有一天我站在那座山下,闻到了漫山的杜鹃花芬芳的花香。
  
发表于 2017-10-9 16:19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穿越时空的思念

点评

是的,谢谢理解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10-13 21:03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0-13 21:03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
是的,谢谢理解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