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发表于 2018-10-11 11:21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张岩中篇小说《入土》(六)




老保是在一天从市里溜达回来,感觉到胸口闷,有点不舒服的。大菊看看天,说,今天有雾霾,爸,你八成是迎着风,伤了胃了,你到矿务局医院看看去吧,反正你这老职工看病又不要钱。老保觉得也是,就在楼梯下锁了老永久,出了小区门,坐上公交去医院了。一番检查,结果就出来了。医生看着老保,下唇哆嗦了两下。你家人呢?你老伴呢?老保说,俺老伴在农村,俺跟大闺女在市里住。医生就向老保要了他大闺女的电话。老保回到家,大菊就笑着跟老保说,爸,医院人来电话了,说你慢性肺炎呢,明天要住院。老保没说什么,脸色像雾霾一样发灰。第二天,老保就到矿务局医院住院了。是大菊带老保来的,大菊把牙刷、牙膏,枕头,被子都带来了。安排好老保住下来,大菊就到医院门口,眼泪像泉水哗哗涌出来。大菊掏出手机,逐个打电话,先给矿上的唐松打,接着就给广州的三梅和扬州的四芳打,话还没有出来,眼泪早流得稀里哗啦。当然,大菊也给德旺打了电话。大菊说,德旺,爸生病了。德旺说,爸生病了?爸生的什么病?大菊说,你带上二兰来吧,来了你就知道了。德旺说,好。我明早赶早班车去。我这会在粮管所扛粮包呢。
    德旺回到家,就把老保生病的事跟二兰说了。二兰吓了一跳,说爸得了什么病?德旺扯一把树叶给羊吃,说,谁知道呢!明早去了就知道了!二兰趴在水缸边,看水缸里的自己落眼泪。第二天,德旺和二兰出门时,云英把老保二十年前留在家里的几件单衣从箱底拿了出来,让二兰带去,给她爸穿。二兰刚走,云英就在院子里呜呜哭起来。
    德旺赶到医院的时候,三梅和四芳都到了。大菊带着两个妹妹在医院走廊里无声地哭,二兰见状,估计是事情不妙,就一撇嘴,加入了哭泣的队列。四个女人哭了一会,大菊说,都别哭了,进屋见爸要笑。
    老保这会儿半躺在病床上睡着,黑洞洞地张着嘴,打着呼噜。头上的老蓝布帽子并没有人碰它,它却显灵一样滑下来,掉在地上的痰盂旁不动了。四个闺女带着各自女婿走进来,都笑着叫爸,把老保叫醒了。老保看着闺女、女婿齐刷刷地在床前站着,像跟遗体告别似的,先是一惊,继而确定自己还活着,就幸福地微微地笑了。嚷着要各位坐下来,当目光跟女婿中间那个最矮的德旺相对时,老保的手条件反射般地在中山装的口袋上压了下来。最矮的德旺也感到了来自形体的压力,他微微低下头,闭上嘴,把一口黄连素牙严严实实地包起来。
    二兰在努力地看着老保笑,可是那张脸比哭还难看,笑着笑着,眼泪蹦了出来。二兰说,爸,你病好了就跟俺回家吧,妈说了在堂屋里给你铺一张新床,妈还说等你回家,妈炒南瓜花给你吃,妈说你最喜欢吃的。老保鼻子一动,喉咙里咕噜了一声。二兰眼泪越淌越多,又说,爸!跟俺回家吧,俺不要你钱。
    到了下午,德旺要赶回去,家里还有一分芝麻没有收。临走的时候,德旺看着老保说,爸,你好好瞧病吧,等你好了,想回去看看,就回去看看。老保未置可否,合上了眼皮。德旺伸出小手,给各位抱抱拳,就领着二兰先行告辞了。
   老保每天都要吊几瓶水。老保以为既是慢性肺炎,吊几天水就会好的。没想到,水一直吊着,病情却似一天比一天的严重。身子骨一路瘦下去,到了腊月底,老保的脖子瘦成了枯藤,脑袋瘦成了瓜。老保问过大菊几次,到底得的什么病?大菊说是慢性肺炎,声音却一次比一次低。老保后来就索性不问了。老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除了睡觉,余下的时间,老保都用来看天花板,两眼凸凸地睁着,一眨不眨。在那洁白的天花板上,老保轮番看到了老家屋子里的云英,看到了锁在楼梯下的老永久自行车,还有收藏在红漆小木箱里的一张张存折。
    老保叹了一声。歪过头,沉沉睡去。
    年关近了。要过年了。过年,对于老保,又成了个问题。往年,老保都是在大菊家过年的。今年,老保还不回老家跟一家老小过个团圆年吗?若不回去,以后想回去,怕是老天不给机会了。
    老保的女儿、女婿们聚在医院门口的小酒馆里,吃喝着,议着过年的事。议来议去的,到后来一致认定,今年带老保回老家过年。回老家过年,要搬德旺的头晃了!二十年没有来往,老保对于家里连一分钱贡献也没有,德旺能同意吗?唐松喝了一口酒,对诸位笑笑,说,要不,爸就不回去了吧,把妈接来城里过年,不是一样吗?威子说,这都僵持二十年了,爸不回去,妈能来吗?光明剔了金牙上的一截韭菜,深思熟虑道,爸不回去是不妥的。过年都是要回老家过的,才吉庆,哪有反其道而行之的?大菊说,怕是德旺有话说。唐松说,德旺有话说,就给他一点钱,堵他的嘴。大菊的眼珠子就瞪了出来,说,你有钱啊?你会下钱啊?说什么胡话?唐松脸一红,就关了双唇,不说胡话了。三梅白了大菊一眼,说你这么厉害干嘛,也给大哥一点面子。这不是在讨论么!威子笑笑,说,是不能给德旺钱,现在就给他钱,给到什么时候?光明说,威子说得对,不能让德旺尝到甜头,往后老头用钱的地方多着呢。三梅说,德旺要是不给进门咋办?光明说,不给进门好办,不给进门就砸了他的狗头。他家没有老子吗?都笑起来。光明却不笑,说,威子,准备车子,接老头回家。威子一抱拳,打趣道,是!遵命!光明又压压手,说,且慢。从嘴里拔出牙签,说,咱得先礼后兵。都看着光明,怎个先礼后兵法?光明徐徐道,老大,给德旺打个电话,尽个告知义务。大菊看着唐松,唐松明白过来,就掏出手机,自己不打,给了大菊。大菊拨通号,说,德旺……
    没想到德旺说话很暖心窝。
    德旺说,把爸送回来吧,这子孙满堂的,该好好过个年了,妈几天前就絮叨了,昨天妈和二兰把年初一的饺子都包好了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