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发表于 2018-10-11 11:19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张岩中篇小说《入土》(四)


老保坐在大菊家的客厅里看电视,大菊在厨房炖排骨,锅里边冒着白汽,咕嘟咕嘟响。三梅他们却站在老保的旁边,低眉耷眼。老保把脸扬着,不理这帮不肖子孙。三梅跟四芳挤挤眼,一声声地叫着爸,终于把老保叫软了。老保一瞪白眼,训斥道:你们不都是跑了吗?还知道回来吗?还知道徐州城有个爸吗?!三梅、四芳红着脸笑,三梅给光明和威子使眼色,光明和威子随即就神会了。两人屈着膝,上去叫爸,光明掏烟,威子掏打火机,一支烟送上去,打火机就凑到胡子跟前,小心翼翼地点了烟。跟着,四芳的一颗水果糖就滑进老保的后嘴唇片子里。三梅又拉着老保的手摇,说,爸,我给你织了一件毛衣,你穿上试试。摇着摇着,老保的手指头就在三梅的手里软了。
    老保总算是认了这帮小王八羔子。认了也不能白认,闺女、女婿都在,外孙子也在,老保清楚总要有所表示才对,不能输理给晚辈。老保沉思着,忽而转过目光看大菊。大菊刚从厨房出来,见老保看她,说,爸,你看我干什么?就一扭身缩回厨房。老保看看外孙,又看看女婿,女婿是那般陌生,从来没见过的谁家男人,今儿个怎的跑到他家来?在老保的眼里,这两位女婿无异于从天外跑来的山猫野狼了。老保就脱了外衣,三梅以为爸要穿上毛衣试身的,却不料老保从贴身褂子里掏出一沓钱来。老保伸出食指,蘸了唾沫,不慌不忙地点钱,点了三张,给了三梅。说,这是三百块,你拿去吧,买个黑白电视回家看吧。三梅接过三百块,冲光明撇撇嘴,嘻嘻地把钱给了光明,说这是爸给你的小费,你拿着吧。都笑起来。
    老保又点了两千,给了四芳。三梅在心里说,爸对小闺女还是偏心的。哪知老保歪过头来,对威子说,听说你在扬州跑黑车,这两千是借给你买油的,不长你利息,你拿去用吧,你要给我写个借条。威子的黑脸就红成了桑葚。威子笑笑,说,好。爸,我给你留个借条。威子不识字,写不出借条。威子就请包金牙的光明代劳。光明一挥笔,一张借条就被龙飞凤舞了出来。
    认亲的事就这样过去了。皆大欢喜。
    晚上,三梅跟大菊、四芳,姐妹仨睡一床,三梅才说到了正事。三梅就说,大姐,抽空劝劝爸,让他回老家过吧,妈和二姐都在家,他这些年从来不回家,退了休来你家过,你也有公公婆婆,他挤在你家,算怎么一回事?大菊的眼泪就滴下来。大菊说,三梅,你就以为我没劝过爸吗?我不止一次劝了他了,他不听我的,他又没有儿子,我是他大闺女,他住在我这,我能赶他走吗?爸在我这里一分钱都不花,我还要天天有酒有菜供着他,这还倒无所谓,我是怕唐松心里有想法,幸亏唐松憨厚。三梅叹了一声,撕了一块卫生纸给大菊,让大菊擦眼泪,自己却和四芳对了一眼。四芳说,大姐,你再劝劝爸吧。妈在家里,身体不舒服,指望着德旺,连个一分钱也没有花的。大菊说,明儿个,你两个再好好劝劝爸吧,让爸回去吧,爸撇了妈,却在我这,是说不过去呢!
    第二天,三梅和四芳就劝老保。一个在左边,一个在右边;一个拍老保左腿,一个拍老保右腿。三梅说,爸,你这退休了,也回家看看。老保说,你妈不是好好的?不是有德旺领着过日月么?德旺有本事呢!三梅说,爸,你别这样说,当年生俺们气,生妈气,生过就算了,俺姐妹俩这不是来认错了吗?你还能记儿女一辈子吗?老保不语,头拗着,像个榆木疙瘩。三梅说,大姐也有公公婆婆,你住在这里,算哪门子事?你又不是没有家!又不是没有亲人!四芳附和说,就是。爸,你收拾收拾回老家吧,妈在家等你呢!老保发脾气了,黑眼珠子一瞪,说,滚!一个个都是白眼狼!三梅看老保来了脾气,她就像火上浇油,也起了火烧性子,说,你不是白眼狼,你怎么抛弃妈了?你恋着大姐家不走,可是跟大姐她婆婆有一腿?三梅这一说,惹几个人都笑起来。老保气得老腰差一点直了,老保蹦蹦跳跳的,找到擀面杖,追着三梅打。四芳躲在床后边弯着眼笑,觉得老保跟三梅像演皮影戏,怪好玩。
    三梅跟四芳到底也没说动老保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