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发表于 2018-10-7 18:46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张岩中篇小说《入土》(二)




在煤矿食堂卖馒头的老保有了苦海一般的心事。女儿走了,会相继走的,可老家怎么办呢?这就绝后了么?他活着,家财谁来继承?他若死了,谁为他领棺材?这真是痛心的心事啊。老保在某个月明星稀的夜晚,抠着脚丫子想心事,就想到了招上门女婿这桩事儿。是的,老保大闺女出嫁了,还有三个闺女待字闺中,老保还有三次选择的机会。选谁留在家里招女婿呢?老保看着煤矿上空灰蒙蒙的月亮,就想到老家上空亮晶晶的月亮,还有月亮下面那三个丢沙包或者捉迷藏的丫头。留谁好呢?留二兰肯定不行。二兰长得丑,还有点憨,留她在家肯定是撑不了门面,招来的女婿怕也是个鸡头鸭爪,也顶不了大事。家业岂能由他来领?那么只有从三丫头和四丫头中选一个了。三梅泼皮,伶俐,嘴皮子吧啦吧啦还能讲,留在家里,怕是将来不比儿子差;四芳腼腆,喜静,不喜闹,不爱说话,留她在家,以后招了女婿不知能不能吃得开?老保的心里似乎有了底了。但又有点拿不定。两个丫头,性格迥异,闹好,静也好,终是去谁留谁呢?老保伸出手,从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一角的硬币,把去留权交给硬币裁决。
    老保是很虔诚的。他想,孩子的命运就在硬币手里,一切由硬币说了算,不能委屈了孩子。老保把硬币往空中抛,硬币落到地上,正面的算三梅的,反面的就是四芳的。硬币抛了三次,落了三次,结果都是反面。老保的心里就起了乌云。转而想,这硬币又不是人,怎么能说了算呢?它若能说了算,我这当爹的往哪里放?迷信呢!老保就取消了硬币的裁决,吹了吹硬币上的煤灰,把它收回贴身的口袋里。
    老保在饭桌上,就对云英说,你在家里,可要把三个丫头带好,过几年,长大了,谁好就留谁在家里!
    云英喝着稀饭,不言也不语,想着,跟了老保,却没能给老保生个儿子,对不起人呢。一根榨菜丝被筷子夹着,在稀饭里搅了一圈又一圈。云英守在老家,带着三个闺女,好好成长。田里的草长起来了,就下田薅草;家里的禽畜饿了,就回家,往鸡圈里撒一把玉米,往羊圈里扔一把树叶。两只羊一黑一白,被云英喂得油光水滑,活蹦乱跳得像两只小鹿似的。又像三梅和四芳似的。
   云英打心里往外喜欢。可是儿大不由娘,三梅和四芳长成了大姑娘,翅膀脱了露水,都飞走了。三梅在广州打工,看中了在街头摆书摊的光明,就跟包了金牙的光明好了。当天晚上三梅就去了光明的出租屋,把光明床上的脏被单扯下来洗了。四芳呢,四芳是在镇上的窑厂拉砖坯,开拖拉机的威子有事没事逗四芳玩,要四芳开口说话,就把四芳逗乐了。四芳对威子有了好感,在家里陪娘过了一个中秋节,之后,就跟威子下扬州,一去不回头。
    云英天天搬个板凳,坐在门口望着南边哭,嗓子都哭哑了,也没能把飞跑了的三丫和四丫哭回来。家里就剩了云英和长得又丑又憨的二兰。二兰劝云英莫哭。二兰做饭给云英吃。云英不吃,二兰啪嗒着眼泪,就要给云英跪下来,云英就吃了。禽畜也饿了,憨二兰就往鸡圈里撒一把玉米,往羊圈里扔一把树叶。
    家里出了大事,云英怕得夜夜不敢贴着席子睡。终于受不了,云英要二兰到镇上邮局去,给矿上的大菊打电话,说这个事,看看还有什么办法把三丫、四丫找回来,还不能让老保知道。二兰就听了娘的话,起了早,赶到镇上邮局,打了手摇电话跟她姐大菊说了。这是什么事?大菊能不跟老保说么?大菊就拐弯抹角跟老保说了,老保鼻子都气歪了。老保当时就上了班车,回了老家。回到家不由分说,老保揪着云英就捶了一顿。云英没哭。云英潜意识里甚至是希望老保回来捶她一顿的。老保打了她,她夜里就可以贴着席子睡安稳觉了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