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发表于 2018-10-7 18:4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 张岩中篇小说《入土》(一)  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入    土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张岩


    老保死了。
    在哪里埋,成了问题。
    按说,这不是个问题。死了,拉回老家,埋在老陵地就是了。一家一个老陵地,荒草野树的,老祖宗都在那里,死了还不归根么。可是,老保不能。老保是在四闺女家死的,死了自然要送回老家去,怕是德旺不给进。德旺是老保的上门女婿,现在掌着家,家上面的天就在他头上顶着,他说了算。他认为不让老保进家是有原因的。原因是老保有钱,他应该见着老保的钱,却没见着一分。原因是老保没有儿子,老保应该认他做儿子,却没有认他做儿子。
    老保起初也不知道自己会没有儿子。那时老保还年轻,还叫天保。天保连夜从煤矿赶回来,回到老家三间破土屋里,就跟本村的云英成了亲。红蜡烛流着泪,天保在云英的身上挥汗如雨地犁地、播种,背脊上湿淋淋地晃悠着幽幽的红光。一年后,天保播的种子发芽了,是个丫头。天保高兴,云英也高兴,想来长蛋的跑的慢,下一个该到了。瞅着探亲假,天保赶回来,逮着云英就不闲着。动里静里都是儿子的笑脸。又是一年后,天保家的沃土又丰收了,扒开腿一看,还是个丫头。天保的脸就拉长了。天保把两个丫头和丫头的娘丢在家里,同时也丢了烟头,独个儿去了矿上。云英不说话。云英看着一高一矮两个丫头,心想,自己能说什么呢?云英就在家带孩子,过日子。土地干裂就是从这儿开始的。
    经风雨,历寒暑,又是几度春秋,云英继先前的两个丫头之后,又生了两个丫头。这样,天保就有了四个闺女。天保看着四个闺女在他面前像楼梯一样站着,摇摇头,不知是哭好还是笑好。天保自然是不死心。没有儿子就等于无后,无后,对得起老陵地的那帮列祖列宗么?天保还要一鼓作气,来个巫山云雨的,可是云英被搞计生的人逮走了。去了就被动了刀子,那根生孩子的管子被扎死了。任天保如何覆雨翻云,云英也下不了半个蛋来。
    天保生儿子的梦终于宣告破产。天保自觉得无后了,从此在别人面前矮了半截,实在是无颜面对家乡父老,便在一天夜里,天保告别妻女,默默地踏上回矿的旅程。彼时,云英坐于床畔,已哭成了泪人儿。四个丫头呈楼梯状,挥手跟爸爸作别:爸爸再见——。天保默默无语,连个“后会有期”也没说。
    又经过数年岁月的洗礼,天保的黑胡子里有了白胡子。天保于是不叫天保。矿上的人,或者老家的人,见了天保都改口叫他老保了。
   天保成了老保。一度笔直的背脊成了弓状。四个丫头也在春花秋月里慢慢长大了。长大了的丫头,就给自己,或者家人,添了心事。大丫头大菊16岁那年,跟同村一个男的在桥底下“吃牛肉”,这事被长舌妇马翠花说了出去,被风一吹,吹到了老保的耳朵里,老保生气,回了老家,先是逮着云英揍了一顿,说云英这个臭娘们没带好孩子,又逮着大菊揍了一顿,就把大菊带到煤矿去了。老保在矿上给大菊找了个看运输带的工,大菊从此离开了老家的娘,成了煤矿的一名工人。
    大菊20岁那年,跟一个下井工谈了恋爱。下井工叫唐松,胖胖的,面相也善,像个唐僧。大菊某天把唐松带给老保过目,征求老保意见,问爸满意否?老保是喜欢的,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。想想自己辛勤耕耘出来的闺女,不久将要成为人家儿子的媳妇了!大菊谈了一年恋爱,后来怀孕了,次年就带着大肚子跟善面的唐松结了婚。喜酒自然要办的。老保喝闺女的喜酒,喝到后来,看着云英,看着三个小闺女,眼泪出来了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