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发表于 2018-10-7 18:38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张岩中篇小说《门的后面》(二十七)

我想,我得把心思收回来,好好写我的充满人道主义精神的小说了。
    袁小元。冯晓红叫我。
    我把头扭过去看她。为什么拉我裤子的拉链?冯晓红问我。
    我没有理她。看来这女人脑子确实是有问题了。
    我走了。晚上,我还会来的。冯晓红淡淡地说。
    我一个激灵,尿液差一点没流出来。我害怕起来。我知道冯晓红晚上来意味着什么。
    我进了杂物间,再次把表情换成苦瓜相。冯晓红,我说,我不赶你走了,我们和好吧?好吗?我错了,求求你原谅我好吗?你还是留下来,别走了吧。我们就让这个事情到此为止吧,就让它像风儿一样散了吧。我发誓,我会好好待你,我会补偿你的。
    用不着。我不需要。冯晓红说。
    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呢?冯晓红。我这样说。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。我的膝盖还有点发软。
    冯晓红看着我不语。
    “要我给你跪下来吗?”我说。眼泪终于流了出来。
    “扑通。”我双膝一软,就在冯晓红面前跪了下来。
    冯晓红摇摇头,她并没有扶起我。我看到她背起包裹往外走,我说,冯晓红,我给你钱!
    冯晓红站住,说,你给我钱吧。我两个月的工资你还没有给我。
    我说我知道。冯晓红你等等,我给你钱,给你十倍的工资。
    冯晓红说,好吧,我等你。
   宾馆里没有多少现金,我让冯晓红坐在吧台里等着。我把吧台的抽屉锁好,又拉了拉,觉得是安全的,我就骑上车子去了银行。
    在往银行赶的途中,我想着这个事,豁然明白了:冯晓红,这个别有用心的女人,她这番闹腾,原来就是为了敲诈这笔钱!她娘的!这世道,人心叵测啊!
   我取了钱,返回宾馆。我知道,那该死的女人,一定在吧台里等着,心里乐开了花呢!
    我把宾馆的玻璃门推开,大厅里空空的,冯晓红不见了。
    冯晓红走了。
    我以为她总要在吧台上留个字条什么的,但是她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    我以为她晚上还要回来闹事的,她却没有回来。这个脑子不好的女人。

    我老婆晚上是回来了。
    老婆看起来很开心,回来就抱住我,在我的脸上亲了又亲。老婆说,老公,我想死你了。我说,我也想你了。老婆说,冯晓红呢?我说,冯晓红被我赶走了,这女人不正经,不是她娘的好货!
    老婆松开我,她说,我去趟卫生间。就去了卫生间。
    老婆的手机留在吧台上。这时候,手机的某种提示音响起来。我看了一下,是谁发来的短信。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:“亲爱的,你的浅蓝色的牛仔裤丢在我这里了,下次来别忘了带回去。钱刚。”
【完】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