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发表于 2018-10-7 18:3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张岩中篇小说《门的后面》(二十六)

我低着头,沉默不语。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一股火气,我在忍着。不是为了息事宁人,尽快结束这个噩梦,我会坚持到现在吗?现在好了,我给了冯晓红一根杆子,是想让她接着下来的,她却拼命地往上爬了!我想凡事总有适可而止的时候,我要抵制,我不能容忍她这样折腾下去了。我说,冯晓红,你到底想怎样?你给透个实话!冯晓红说,我想怎样,你说我想怎样?我说,我不知道你想怎样!冯晓红说,不知道,你就好好想想。我说,我不会想。冯晓红说,为什么扒我裤子?我说我没有扒你裤子。冯晓红睁大了眼,说,你再说一遍!我一不做,二不休,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不紧不慢地说,我没有拉你裤子拉链。谁看到我拉你裤子拉链了?你喝醉了酒,怎么知道我拉了你裤子拉链?你裤子拉链开了,就是男人拉的?你别有用心,你想诬陷我,冯晓红,我告诉你,你办不到!老子可不是好诬陷的!
   冯晓红大睁着眼,大张着嘴,看来短暂时间内,她认不出我是谁了。她想说话,喉咙却发不出声音。我断定我的气势占了上风,于是我歪着鼻子,继续警告她:冯晓红,你给我听着,别不识抬举,给你脸不要脸,我情也到了,礼也到了,我是对得起你了。从现在起,你有两条路可走,要么留在我的宾馆,继续上班,不要再给我添乱;要么就收拾收拾包裹,现在就给我滚蛋!两条路随便你拣!
    我想我丧心病狂地一顿训斥,一定是把冯晓红镇住了,没想到冯晓红“啊——”的一声,从床上爬起来,狮子一样向我扑过来,张着两只手,抓我的脸。我一拳把她打过去,她抓我没有得逞。她并没有就此罢休,反过身,跟我撕扯起来,边撕扯边唾沫飞溅着说,你叫我留下来,我就留下来,你叫我走了,我就走了?袁小元,我告诉你,没那么轻松的事!这个事情不说明白,我跟你没完!
    你想怎么样?老子奉陪到底!我说。“啪!”地一声,我的巴掌打在冯晓红的脸上,把她打翻在地。
    跟我说清楚,为什么对我那样?我那点对不起你了?我是有男人的人,男人对我再不好,我也不能背叛他,背叛他就遭天杀!这种话是那个狗杂种跟我说的?冯晓红凶恶地说着,两眼里冒火。
    我被她镇了一下,身子一矬,觉得矮了一寸。但我不能再矮下去,我必须挺起来,做一个正气凛然的人。我说,冯晓红,你是不是没完没了了?冯晓红说,是的!跟我说清楚,为什么拉我裤子拉链?我义正言辞地说,冯晓红,你给我听清楚,我再跟你说一遍,我没有拉你的什么拉链!那是你的妄想症患了!那么多漂亮女人送上门来,我都不拉,我会拉你的拉链?你也撒泡尿照照自己,看看你那副尊容!你自己跑到我的床上睡,我都不说了,我的裤子拉链被你拉开了,我都不吱声了,你反倒咬我一口,好意思吗?
    冯晓红爬起来,巴掌向我抡过来,我一伸手,就把她的巴掌紧紧攥住,向后一搡,就把她推搡过去。
    冯晓红不再跟我吵闹了。她到杂物间,开始收拾她的包裹。看来,她要离开我的宾馆回家了。她也不再哭,当然,她还饿着肚子。我在吧台里面坐了下来,我看着她收拾着东西,心里不是时候地起了一丝酸楚。我是不是对她过火了些?是不是太不人道了?我似乎有了一丝悔意或者歉意,我想把她留下来,让她别走,可是我的高傲的自尊不太允许我这样做。我于是只能看她收拾她的东西,那一件件衣服,一双双鞋,一副副袜子。我突然又想,她收拾好了东西,会到哪里去?是回家,还是去派出所报案?还是去其他宾馆,一边打工,一边找她的丈夫?
    没有人知道她下一步会去哪里,我也懒得考虑这个事了。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随她去吧。冯晓红大约收拾好了,她站在床边,把脸转过来看我,好像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。我想开口跟她讲话,却还是把头转到了另一边。我在心里想,她如果不这样闹呢?这会儿会走么?她如果不这样闹呢?工作不是好好的吗?我在心里颇为她惋惜。惋惜是惋惜,我却不愿意再救她了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