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49|回复: 0

初 见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9-29 16:14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初 见
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伴着一曲笛子与琵琶的合鸣,渐进入情境。仿若在一个圆月之夜,一倜傥少侠,与他钦慕的女子,各执短笛,琵琶,青衣素服,于荷花池畔,四目含情,相对而和,琴瑟和鸣。水汽氤氲 ,荷叶田田。荷自悠然打开,如一翩翩女子,轻轻起舞,悄然弄影。一只荷叶,便是一支荷开在水上的花。偌大的池塘,接天莲叶的荷叶。

那月该是如何幽静,池中小鱼也探出身形,笛声悠远,凝重,琵音婉转,惺惺念念之间,不知存了多少心事,多少愁绪。初见之意,或许美好,或许只淡如青烟。风静则飞,风舞则逝。只在于契合的深度,如果轻薄的连风都能吹起,渐而无影无踪迹,初见便只是笛中隐约的那层膜而已。易逝,易损。一切都是一场机缘,机缘浅薄,即使面对万花盛开,也会转瞬即逝。


假若初见是一汪笛中的竹沥,它涵盖了一根竹子枝枝节节的丰腴,它是竹子每一个组织里的精华,一根竹子因为竹沥之水,便更加让人期待。因为珍贵,得来不易,哪怕只是浅尝辄止,便也能神清气爽,回味悠长!


美好的初见,让人回味的初见,是人们心中美好的希冀。生活毕竟是生活,存在着诸多的不确定性。


而每当夜黑风高之时,能够闲下来,带着一颗平常之心,闲庭信步于池畔。清风徐徐,塘边的树零星站立,轻轻舒一口气,抬头看看圆月高悬,如一炳弯弯的刀。这是一弯被镀了银色的月,皎洁,微微含着羞赧。暮色里,不知哪一处墙角,哪一棵树后,就藏着虫,躲着蛙。只听得,虫音嘁嘁,蛙声呱呱。


在乡村,有一汪塘,就有一塘的荷,一塘的菱,乡里的塘,水里贮着为过年准备的鱼,有我自来去的虾,以及那些荡悠在塘面上,游来游去的蛇。至于塘子底处,洞穴里的黄鳝,蟹,贝类,它们点缀着一片塘,塘即是它们的家。


而塘面上,水草,莲以及菱,使得一方水塘便不显得那么单调了,它们疯长着,撑起塘的世界,与水心心相印,互为守护。于是,一面塘便活了起来,郁郁葱葱,生机勃勃。


每次一个人闲走,便不由醉在其中。每一束荷,都会有一个自己的故事,或属于蝶蜂,或属于蜻蜓,甚至蝼蚁,飞虫。在层层叠叠的荷叶间,是一只只打开的莲花,白的,红的,粉红的,在花瓣的包裹里,莲蓬拳头大小,一个一个的莲子,便悄悄地孕育在莲蓬里。偶然馋不过的时候,就拽过莲蓬,偷偷地掰一个莲子,去了外皮,塞入口中。清凉而带着微微的甜,沁人心脾。


尤是圆月之夜,更适合来一曲关于月亮的歌,关于月亮的曲。端着竹笛,扶着琵琶。对天,对地,对世间草木。


这样的景象应该是我少年时的遇见,却常常出现在我的幻梦中。今夜,独对灯下孤影,伴着《初见》,心内淡淡的忧伤突然涌出。我在等你,不知道此刻,你一个人的影子会在哪一棵树下摇曳,不知道哪一个梦境让你辗转。我试图走进你,却从未想过把你心内的秘密挖出一丝一毫。如果这世间还有另一个世界,你又恰在另一个世界,我不期望你把我领进那个世界,就像我不会把你拉进我的世界一样。可我认定我们之间有一座桥,这桥连着我,也通向你。


每一个人都可能走夜路,一个人的夜路,或许很长,有无数道沟沟坎坎,弯弯曲曲。又或许很短,走着走着,突然你就醒了,突然你就睁开你那灵动的双眸,飞扬青春的节拍。无论怎样,我都会一直侯在桥上,我的身上已蓄满了太阳的光芒,一切不为别的,只因你。


我在等你,伴着初见,琵琶,竹笛,悠扬,静雅。夜已深,睡意渐浓,可我还在等你。对于一个四壁墙垣的家而言,外面的风何其清凉,你需要那样的清静。一个人的独处,总有无限的美好存在着,你的流年里,何尝没有我曾经的角逐。每个人的路,各有坑洼,没有谁可以代替谁去走。


而我,会是一盏灯,只要生命允许,我就会一直亮着,亮着。为你!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