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发表于 2018-8-20 14:3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上海做为国际化的大都市,从我记事起到现在都心心念念的,只不过每个阶段念想的内涵不同。

小时候感觉那就是人间天堂,好遥远、好遥远,可望而不可及。在我上小学时看到爸爸妈妈在上海旅游时的照片,拿在手里都不忍放下,充满了对上海美好的幻想和向往,多年前的我,怎么也想不到现在我的家人也成了入了户籍的“上海人”。

要说对上海的概念比较深的还是在我哥哥下放期间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,我哥哥下放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小村庄,和我哥哥一个生产队的有蚌埠知青、淮北知青,但大多是上海知青,那时生活条件艰苦,好在爸爸妈妈的工资足以维持我们家的生活,疼爱哥哥的外婆就经常给哥哥煮鸡蛋、烙油饼、买油条,变着花样给哥哥吃,哥哥吃饭不但在家里待遇特殊,后来也经常看到哥哥带东西去外面去吃,直到有一次他把同村知青带到我们家里吃饭,我们才知道他拿出去给几个上海下放学生分享了。

后来爸爸的单位招了一些知青,好像叫亦工亦农,应该说这个特殊身份是历史的产物,他们都和我家同住在医院后面的家属宿舍区,记得我家有3个上海知青邻居,可能是因为父亲是单位负责人吧,他们经常到我家汇报工作,串门,聊天,时而也会坐倒吃饭,也经常在闲聊中带给我们有关上海的信息,烫发头、旗袍、歌厅,外滩、电车、黄浦江……还有一位说话还经常带几句外语,我们每次听着都会艳羡地云里雾里,艳羡的不仅是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,还有他们的穿着打扮,阮姓男知青飘逸的风衣,董姓女知青的花花绿绿的连衣裙,至今还印在我的脑海里。逢年过节了没有回去的知青,就在我家过节,回上海过节的呢,节后回来就给我们带大白兔奶糖、面包等零食,当时感到那就是人间美味。现在回想起来记不清是谁带的了,只记得有一年他们其中的一位从上海回来,给我们买了衣服,妈妈分给我红黑格子和黄黑格子的两件外衣,双排扣、圆领、胸前裁剪成斜的,穿上它也让小城的女孩子们艳羡、嫉妒了好长时间。

渐渐地,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知青回城了,经济发达了,幻想已变现实,上海就在眼前。
我不再拿着爸爸妈妈在上海旅游时的照片爱不释手、我不再把那两件罩衣即使穿得掉了色也舍不得扔,我坐绿皮车咣当咣当地去过、睡了一夜的卧铺去过,坐动车也去过,而现在我大多乘高铁去,来来往往的上海,有一座城市的七情六欲,也有一座城市的风花雪月,更是因为我的女儿在那里,入户、买房,工作、生活、学习,我们见证了这些年的沧海桑田、日新月异。

那年女儿从国外留学归来,既然放弃国外生活选择国内,那么选择哪里定居和工作?在商议中,我怎么都摆脱不了幼时上海的情结,在我的影响下,女儿决定到在上海工作,上海市政府人才引进政策适时给我们带来了机遇,当我陪同女儿到公安部门很快拿到上海户口本时,真是百感交集,是啊,看似小小的户口本,不仅是我们家一件大事,更是改革开放以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证和缩影,那时的我,别说是想、就连做梦也不会梦到我的下一代就是新时期的“上海人”

近些年,两小时的高铁路程,让我来来往往于上海。
我不再认为那是另一个世界,也不再疑问“爸爸、妈妈,这辈子我能去上海看看吗?”有人说,念一座城,是因为那里有刻骨铭心的经历,而我说,念上海这座城,是因为我的女儿在那里,我会如同关注蚌埠一样,也会关注上海的天气、上海的民生、上海的景点、上海的发展,尽管我的家人在那里只不过是一粒小小的沙子,而在我的心中,那就是一片天,在改革开放浓墨重彩的画卷里,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抹颜色,齐心众手把祖国描绘地更加美丽、壮观、辉煌……

发表于 2018-8-22 09:4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8-24 16:21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