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发表于 2017-1-3 17:01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西风起,寒意浓。翻出挂在衣橱里的棉衣穿上,竟在衣兜里掏出去年办年货的超市购物小票一张,洁白崭新,如同刚刚到手的一样。回想时隔一年的彼情彼景,全都历历在目,好像就发生在昨天。大半年的光阴仿佛缩减成眨眼之间,不经意,一抬腿就跨了过来。
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时光在指间匆匆流走,五年,十年,或者更久……不记得自己从何时开始变得麻木迟钝,是从工作后?婚后?还是有了孩子之后?时间的脚步无声无息,春花秋月无色无香,许多个日日夜夜几乎无迹可寻,可猛然窥见镜中初生的几丝华发,不觉怵然心惊。
原来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啊!
那还是没到背起书包上学的年纪吧,冬天里,大人看着小孩子们眼巴巴“盼年”的神情,就会说:“大人望做田,伢子盼过年。”我们那时都盼着父母能早点为过年做准备,总提醒母亲早些煮饭坯(晒干的米饭)、熬糖稀,好做过年吃的米花糖,催促父亲赶快磨米面,蒸年糕。进了腊月,盼望的心就更急切了,每天掰着手指头数,离腊八还有几天,离小年还有多少日子,除夕怎么还不来啊……
数着,数着,就到了对一切人和事都不屑于理睬过问的年纪,九斤老太似的感觉早就过够了。对于过年走亲访友这样的热闹,认为极麻烦也极俗气。“举世皆浊我独清”,只希望能背起行囊远走他乡,或者干脆躲进深山里去,以免沾染这许多繁琐与庸俗。
就在棉袄上身不到半个月,乡下的母亲电话来问,今年有没有时间回老家过年?母亲是从哪一年起,开始用这种商量的口吻我说话?那个行事、讲话如刀切豆腐,绝不拖泥带水的利索女人呢?是经岁月的水流一天天冲刷,失去了锋芒与锐气,浸泡得温和绵软了吗?而我也从处处以她的话为行事准则,变为总想着能为她安顿好四季冷暖、衣食住行,动不动就提醒她,要慢些、小心些……也就这两年吧,孩子对回乡下老家过年,已经开始表现出厌烦情绪了,嫌成天串亲戚,吃吃喝喝的,没劲透顶,还总要招呼人,还有最令他难以忍受的事,就是电脑不能上网。
过年了,老家的父母、亲友肯定是要回去探望的,平日里工作、生活中打交道的那些人,该走动的就不能疏忽了,孩子的小脾气更要耐心劝导……唉,怎么过着过着,我也变得婆婆妈妈起来,温吞水一般敛了性子,学会了向生活妥协,与所有能接受、不能接受的人达成和谐。而许来多来一直试图对抗、逃避的俗世,也仿佛日渐仁厚可亲……
也许,只有年年春风,才能看透人的草草一生。
    (发于2014年11月24日《淮河晨刊》晨风)



发表于 2017-1-4 10:3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年又一年

点评

草草过了小半生……问好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1-8 13:0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1-8 11:5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
欣赏学习老师佳作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1-8 12:59:5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请沈大师多多指导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1-8 13:01:4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二小姐 发表于 2017-1-4 10:33
一年又一年

草草过了小半生……问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